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文獻數據
抓住機遇 順勢而為 ——關于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評價體系的思考

時間:2019-04-19
分享到:

2017年7月21日,中國社會科學院舉行了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的揭牌儀式。

筆者認為,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必須抓住機遇,順勢而為,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評價體系。

戰略機遇 千載難逢

成立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是中國社會科學院黨組為了全面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5·17”重要講話和賀信精神,基于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功能定位和發展戰略,做出的一項重大戰略性決策。如此機遇千載難逢。筆者理解,這個機遇包括兩層含義。

第一層含義是目前全球處于重塑期刊評價體系的時期。2016年7月11日,湯森路透公司宣布以35.5億美元出售旗下包括SCI在內的知識產權業務和科學信息業務。長期以來,湯森路透公司通過影響因子指標構建的SCI、SSCI、A&HCI數據庫,實際上是基于期刊的傳播范圍和使用率構建的一種論文檢索工具。而在科研管理中,這些索引工具逐步被異化為評價工具。接著,美國微生物學會(ASM)宣布旗下8種期刊不再支持影響因子。之后,期刊及出版界聯合發文呼吁期刊出版商對期刊影響因子不予重視,準備重塑期刊評價體系。

比如,《自然》推出自然指數Nature Index(NI),選定了全球68份權威期刊,統計全球大學和科研機構在該68份期刊上發表論文的篇數,一篇文章計1分,有合作者則人均分享,計入各自所屬單位。2017年4月27日,也就是“SCI之父”加菲爾德去世后兩個月,《自然》雜志簽署了《舊金山宣言》,建議科研資助機構、研究機構等有關各方,“在資助、任命和晉升的考量中,停止使用基于期刊的指標,如期刊影響因子”,“評估科研要基于研究本身的價值而不是發表該研究的期刊”。

2017年6月,國際科學出版巨頭愛思唯爾(Elsevier)正式開始發布“年度期刊引用分數榜”(CiteScore),所不同的是:引用時間區間由影響因子的兩年改為三年;涵蓋的期刊范圍進一步擴大,由先前只涵蓋8856種擴大到涵蓋22618種期刊。特別是,CiteScore將影響因子計算公式中的分母改為期刊所有文章的篇數。

與此同時,谷歌推出了最新的學術指標 (Google Scholar Metrics)。谷歌學術指標基于所謂的h5因子,即某一出版物在過去5年發表的文章之中,至少有5篇文章每篇引用不低于5次。很顯然,谷歌的學術指標統計的周期更長,而且評價更側重的是出版物綜合實力,而不會像影響因子那樣很容易被一篇高引用率文章所扭曲。

在這個全球重構期刊評價的重要時刻,中國學術界尤其是社科評價領域不應該“失語”。

第二層含義是中國從大國邁向強國時,我們必須牢牢掌握社會科學評價的主導權。作為哲學社會科學的有機組成部分,哲學社會科學評價體系的發展水平是一個國家軟實力的重要表現,是衡量和評價一個國家軟實力的重要尺度。

目前,我國哲學社會科學有五路大軍,包括高等院校、黨校行政學院、部隊院校、科研院所、黨政部門研究機構在內的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這五路大軍都具備了一定的規模,開展了大量的學術研究,發表了一系列的成果。不過,整體而言,這五路大軍在學術命題、學術思想、學術觀點、學術標準、學術話語上的能力和水平同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還不太相稱。

正是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了建立科學權威、公開透明的哲學社會科學成果評價體系的戰略要求。歸根到底,評價的主導權是指揮棒、方向盤。只有科學的評價,才能客觀分析哲學社會科學的投入產出;只有權威的評價,才能指引哲學社會科學的未來走向。

利用良機 順勢而為

在如此大好機遇下,加快構建全方位、全領域、全要素的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體系,不僅需要推進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的建設和創新,也需要推進評價體系的建設和創新。筆者認為,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要順勢而為。

第一,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和評價導向。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具有鮮明的政治和意識形態屬性,開展哲學社會科學評價,必須將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和評價導向放在首要位置。這是中國社會科學院黨組對辦好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的第一位的政治要求。正如王偉光院長所指出的:辦好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一定要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全面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全面貫徹落實“5·17”重要講話和賀信精神,努力把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打造成馬克思主義和黨的意識形態的堅強陣地,建設成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最權威的評價機構,加快構建并完善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評價體系。

中國社會科學評價中心成立之初,我們就意識到:在現有的期刊評價活動中,期刊的學術性得到充分強調,但期刊的政治方向和價值導向卻很少提及,未明確設立意識形態屬性的評價指標,未旗幟鮮明地強調人文社會科學期刊的意識形態屬性。因此,在2014年我們大膽創新提出AMI的期刊評價指標體系,明確設置意識形態屬性評價指標,要求編輯部提高編輯人員政治意識和政治把關能力。為保證人文社會科學期刊必須有正確的政治方向和價值導向,明確設立具有意識形態屬性的評價指標,如明確將“政治方向”、“價值導向”列為評價指標。意識形態屬性的評價指標應該具有一票否決權。但這也是期刊出版后的事后評價,要想確保人文社會科學期刊始終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和價值導向,提高期刊編輯的政治意識和政治把關能力是根本所在。在期刊出版實踐中,期刊編輯人員應當且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新聞出版觀,在選題環節和審稿環節把好政治關,這是期刊出版工作健康發展的重要前提與根本保證。

第二,志當存高遠,必須樹立明確的發展目標。根據《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章程》,我們的目標是,以“制定和完善中國哲學社會科學評價標準,承擔和協調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學術評價,構建和確立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評價體系”為責任,著力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權威評價體系,努力把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建成“國內領先、國際知名”的社會科學評價研究機構。

我們具體可以把上述目標分解為:首先,要制定科學、透明的評價規則,制定、申報并確立國家評價標準,以期刊評價與智庫評價為突破口,獲得先發優勢。目前,我們已經取得有關部門的高度認可,并且得到多方的支持。

其次,努力打造對科研成果、科研項目、科研機構、學者以及相關機構委托的評估業務等進行科學評價的平臺。很顯然,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是一個開放的機構,要不斷擴大與評價同行的聯系,為科研機構、科研人員乃至相關政府部門提供支撐服務。

最后,要積極參與國際學術評價標準制定,在國際學術舞臺上發出哲學社會科學評價的中國聲音,努力掌握國際學術評價的話語權,占領國際學術評價的制高點。中國作為一個學術大國,在邁向學術強國的過程中,也一定要在學術評價領域發出自己的權威聲音。我們不排斥國際同行,而是希望與國際同行攜手共進,構建一個更加科學、更加開放、更加權威、更加多樣的評價體系。

第三,培養又紅又專的人才和過硬的隊伍,打造平臺型評價機構。聯系當前中國哲學社會科學評價現狀,為實現上述目標,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任重道遠。我們不僅要不斷構建自身強大的隊伍,更要用好外力,把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打造成為平臺型機構,讓學者們發聲,成為學術共同體的一個重要舞臺。

就規模而言,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目前已經是全國最大的人文社會科學評價機構。盡管如此,我們未來也不可能完全靠自身人員的力量完成相關的評價任務。因此,未雨綢繆,我們必須要做好平臺型機構的建設,廣泛與相關科研機構進行橫向聯系,吸納更多的人員參與評價工作,更好地發揮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的作用。

(作者:荊林波 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主任、研究員)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2017年9月12日)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 中國社會科學院雜志社簡介 關于我們 法律顧問 廣告服務 網站聲明 聯系我們

電話:010-85195172 業務推廣:010-85195172 E-mail:casspingjia@163.com 京ICP備11013869

中國社會科學院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1-2016 by www.cssn.cn.all rights reserved
彩神官网-彩神平台